班級經營只有這一招:

「反省自己,每個人在事件中都有學習的任務。」

班級經營.jpg

 

 

 

★與孩子一起經營的班級

    回憶教書以來資深老師總會告訴我帶新班級開始要先嚴厲,千萬不能讓孩子爬到頭上這種說法,但這些年教學現場的經驗我必須要說我從來都沒有辦法做到。

    不僅做不到也不願意這樣做,原因無他,這是學生和我一起生活的教室,不是我一人的,班級規矩的建立必須在我和孩子的連結夠緊密後,環境友善、安全了,師生能真誠對話了,這間教室的規準必能自然成形。

 

★把握每次「反省自己」的機會「我可以努力什麼?」

    不預設立場也不先訂標準,老師我又做了什麼?我盡量把握事件發生當下去機會教育,不斷反覆談著相同的處事原則,指導學生保有解決問題該有的態度。

    我的處事原則只有一個簡單能一以貫之的重點:「反省自己而不是指責別人」;「看自己」往內找答案。

    任何事件的關係人我都會一一確認的是:「告訴我你可以努力甚麼?告訴我下次遇到了你該怎麼做?」每個人在事件中都有學習的任務。

 

★兩起班級事件處理的過程

    畢業旅行前兩星期,一位好動的孩子手受傷了,家長決定以他接下來的表現以及康復狀況再決定是否讓他參加畢業旅行。在受傷隔天他馬上在學校肆無忌憚的亂跑,我發現苗頭不對,這樣情況如果也發生在畢旅途中,我實在擔待不起他的二度受傷,於是我毅然決然拒絕讓他負傷去旅行,並告知家長這情況。

    就這樣時間來到畢旅前兩日,我觀察著他在自身安全的行為上一天比一天改善,於是在全班我重新開啟了契機,我公開詢問:「你們有覺得○○○最近有比較進步嗎?」回答有的聲音還算不少,「請問你們覺得要不要給○○○參加畢旅?」全班居然沒有考慮就說「好」。

    我馬上接話:「你們也對他太好了!他手受傷了去畢旅請問你們要不要對他負責?」回答「要」的人開始有猶豫了。我轉頭問○○○:「請問誰要為你負責?」他對我說他們(指向全班)。我笑了,我說:「你可以這樣說嗎?每個人都是對自己負責,同學們對自己負責,所以他們要負起提醒你的責任,以及跟你相處時正確回應的責任;從你的角度,你也是要為自己負100%的責任啊!怎麼可以把自己的問題推給同學?再問你一次,誰要為你負責?」他才意識到自己該有的責任心。

    另一位參加畢旅的孩子在行程中脫隊了,集合時領隊私下告知我他被後頭另一個班級的領隊撿到。我看著全班不耐煩的等他,責備聲四起,我毫不遲疑的跟領隊說我們不要等他了,上車出發吧!在我決定不等人後,所有同學從責備轉而擔心,最愛與他鬥嘴的組員上車前甚至守在後門東張西望,期待他能趕上。我挖苦說,他走失了只能找到後用包裹寄回來啦!

   上車後,我先讚美全班:「我發現大家現在都在擔心他,我看到大家心地都很好耶!沒有人怪他!」話鋒一轉我接著說:「這就是為什麼我選擇不等他的原因,如果等他出現想必大家會一起責怪他!這又造成他跟班上的疏離,我聽到了剛有人說他孤僻,既然知道他是這樣,你們又可以努力什麼?大家也聽我說過他的狀況,能不能給他多一點關心,多愛他一點? 」

    這位走失的孩子被安排坐上別班的車子,在下一個景點被領隊帶來向我道歉,我問他為什麼道歉?他說走失了讓老師擔心。我接著說:「你的組員說他有提醒你,但你叫他走開?」他回應:「因為同學靠我很近很噁心!」我說:「那你應該怎麼說?而不是叫他走開?他走開了你就脫隊了,你知道當你沒跟上,他很擔心你嗎?當大家都上車了組員還在後門等你不忍心上車喔!」

    於是他在我面前修正了應該跟同學說「不要靠我太近我會不舒服」,而不是把同學趕走。對於他的走失我沒有責備他,讓他與我們分開,搭別班的車對他的心裡相信已經是個責難了。

 

★從自省到共好

    我一直相信,只要每個人的問題都回到自己去努力而不是卸責,這社會就不會是大聲的有理,更不會是會吵的有糖吃。當然教育更不是為了懲罰做錯事的孩子,而是幫助與陪伴孩子從錯誤中學習如何會更好。每個事件的發生都是每個知道這件事情的人該負起的責任,只要實踐自省的能力,養成自省的態度,所有問題都不成問題。

    班級這個小社會很容易透過群體的力量達到善的循環,沒有一個人可以置身事外,因為我們都身在其中,都是其中的一份子,任何一個我所見所聞所感的事件都與我有關係,這是我們共同營造的班級,每個人在事件中都有學習的任務,回到自己,為自己負責。「我對每個人」和「每個人對我」都很重要,「共好」就是這麼回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寫我教學現場

流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sai Tsui Yuan
  • 深表認同,文章想和家長在班親會分享,可以嗎?
  • 流芳
  • 沒問題,歡迎分享